今天是:
庄子镇司法所所长王交锋 随意给定墙边

处理情况:已处理|来信时间2020-12-06 11:07|浏览次数:

    尊敬的县委书记:
    您好!
    我是民权县庄子镇张井村委薛庄村村民丁文红,因司法所所长王交锋处理地边不合理,滥用职权,随意给定墙边,我发现错误,已经上访好多次,一直不给处理。现将事情的原委告知与您,请您还普通民众一份公平和公正。 2014年9月份,与邻居因墙边发生纠纷,经司法所所长王交锋处理,南北点确定,南北点照的时候王交锋随意给定中间点,我不同意就恐吓我,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当家我说在哪就在哪,滥用职权,逼我同意。我发现错误很大的时候,多次找王交锋更改错误,一直不理会,还骂我,一个党员出言不逊、滥用职权。怎能为国家做出实事。我去乡里找其他领导,其他领导一再拖辞,不予理会。也去民权信访局上访过,民权信访局领导人员给予批文让乡领导给处理,乡领导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拖,说邻居家没在家为由,不给处理,等邻居家有人了,给乡领导说,谁知第二天邻居家就没人了,已经好几次了,一给乡领导说邻居家有人了,第二天邻居家就没人了,难道这是巧合吗?一致多次上访无果,已经五六年了,至今不给与处理。今年2020年7月17日,趁邻居家有人,说把墙边重新照一下,我在楼上喊给邻居,谁知邻居说,要想重新照地边除非把乡里几个领导全部都告了才会重新照墙边,现在有领导护着就是不重新照地边,就这样说着去了门口,他们一家人都出来了,抓住我都打,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按倒,没等我站起来,邻居丁文东一棍子打在我的头部,导致头部严重砸伤,当场就失去意识。怎么去的医院我都不知道,拉到医院好长时间都没知觉。直至现在我们还保留当时的就诊记录。墙边不给处理已经快七年了,现在又被邻居打,据事发当天已经五个月了,以上两件事陈述,皆属事实,我们有视频和就诊记录为证。我们不利用网络,不煽动群众,我们只维权。恳请书记,还我们一份公正。两件事都不给处理,难道我们老百姓没有说理的地方吗?再次恳请书记,还我们一份公正。

回复

    民权网网友:
    你好!
    我单位接到书记信箱派遣单后,立即组织相关人员进行调查处理,现将处理情况回复如下:
    一、反映问题:
    庄子镇司法所所长王交锋 随意给定墙边
    二、处理情况:
    关于庄子镇张井村村民丁文红反映情况的说明
    2014年11月13日上午我和庄子派出所民警王建(当时我没有听清楚王建的名字误将建写成了进字),一同去张井村调解丁文红与丁文东面的宅基地纠纷。
    经现场查看,丁文红与丁文东两家相邻而居,丁文东居东,丁文红居西,通过双方自报的各自宅基地的宽度相加数比实际丈量的数相差2米。经征得双方的同意后按比例打折,最后计算出丁文红的宅基地东面长应26.10米,而丁文东的宅基地东西长应为28.10米。但因丁文红在其宅基地靠东边盖上了东屋,在东屋的后边约有半米的距离,又垒了院墙,根据现场的现实情况,我们给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耐心的调解,丁文东同意让给了丁文红半米,丁文红也同意拆掉其围墙,双方当场都表示同意,定下了双方宅基地使用界标,并签订了调解协议书,双方都在协议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
    按说此纠纷已经得到了妥善的化解,但在一年后丁文红以司法所、派出所在调解该纠纷时,没有把他们堂兄弟三家一道边的老宅基地边取直为由多次到司法所大吵大闹,并且对我大骂,庄子镇派出所两次报批对丁文红给予行政拘留,第一次他向我赔偿道歉,我原谅了他,第二次丁文红因患有白血病,没有执行。
    丁文红诉说,他现居住的宅基地给其住在其后边的两个堂兄弟所居住的宅基地不一道边,给他调解弯了,这是事实,住其后的丁文启,丁文昌,原来和丁文红三家确实一道边前后相居,而丁文启,丁文昌两家都守边而使用其宅基地,唯有丁文红超老边界使用宅基地,根据现实情况无法给他们取直。
    在丁文红无数次的纠缠、上访、给领导反应的情况下,在庄子镇纪委书记安汝诚的过问下,其村委全体干部都参加,又于2019年5月21日丁文红与丁文东又签订了宅基地使用协议书,其村干部全体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作证,而丁文红又反悔了。
 
    注:2014年11月13日所签的协议书,丁文红东西长26.10米,丁文东东西长为27.60米。

                                                                                                                    王交锋
                                                                                                            2020年12月14日